设为首页收藏本站

花椒:花椒的作用,花椒价格-花椒网

 找回密码
 花椒网会员注册

QQ登录

只需一步,快速开始

搜索
查看: 390 | 回复: 0

山东威海一女硕士辞去企业高管为父维权(组图)

[复制链接]

主题

好友

2001

积分

金牌会员

发表于 2018-3-7 15:29:18 |显示全部楼层
   我是纪晓岚,女,来自山东农村,江苏大学和军科院联合培养的生物硕士研究生,原在山东一家小有名气的企业担任副总经理,现辞职在家已两年多了,常常奔波在威海中级法 院、高区法 院以及当地政 府行政部门之间,专职维 权。我经历了一审案子11个,二审5个,再审2个(未开庭),省行政复议案 件含未结案9个,国 务 院未裁决的1个,市级行政复议16个,另还有多少无用的信 访就不说了。
    如果不是亲眼目睹,亲身经历,我可能真的无法相信这一切都是现实生活发生的。我知道父亲一辈子含辛茹苦,却从来没有如此深切地感受父亲辛苦背后有着多少的付出,以及一个普通农 民经历了怎样的悲伤。



    从2005年始,因家里养殖的葡萄大棚被 拆 迁,父亲便在威海市火炬高技术产业开发区初村镇时任书 记梁某的同意下,在山上自家的口粮地上养殖家禽谋生,供着我和弟 弟上学。
    2010年11月,东石岭村两委通 过广播对村里辖属的山地树木进行叫行(竞标),父亲叫走了树木,与村委签订了承包协议。按国 家政 策和法 律法规,政 府征 地,口粮地和地面附着物,应给予安置补偿。我们是土生土长的东石岭村人,虽然早期农村土地没有证,但也有农村分地明细,而叫行树更有我父亲与东石岭村委签定的承包协议。
    2010年口粮地便被当地政 府禁 令停止耕种。2011年土地征收时,初村镇政 府副镇长于某明到山上实地清点地面附着物,却直接绕过我家的口粮地和地面附着物,父亲便找到初村镇政 府,于副镇长说“你家的地不要了”。
    由此,我们家征 地补偿事宜搁置至今已近8年!



          一个征 地补偿  却要市领 导来解决

    这些事的细节,父亲从来没有跟我和弟 弟说过。直至2015年家里被停电,初村镇政 府又安排人员前来挖坑断路,父亲才把事情真 相告诉了我。
    2015年10月,我们把树木承包情况反映到威海市政 府。后来,时任威海市高区政 法委副书 记兼任初村镇党 委书 记的李某,专程带人来到家里,表态一定合理合法公平公 正解决此事。我们都长吁一口气,以为事情终于可以解决了。
    与李某经过了多轮的洽谈,未果。但从2016年3月起,我们一家却遭遇了房屋后被挖深坑、祖坟被挖掘动土、断路等威 逼胁迫,甚至家里门窗出现弹孔,报警从无结果。而威海市林业局一位官 员告诉我说,你家这个事谁也解决不了,只有市委书 记才能解决。我们一介平民,够不着这么大的官。也不知为什么一个征 地补偿和叫行树木的补偿,按国 家法 律规定和当地征 地政 策执行即可,为何还要市委书 记来解决。
    一切有章可循,有法可依,为何不能依法得到安置补偿?
    一段时间来,我亲身经历了恐 吓威胁和种种辱 骂欺凌。我不知家里还会遭遇什么。父母都是面朝土地背朝天的农 民,看着才五十多岁却一脸沧桑的双亲,我心里阵阵绞痛,决定辞职回家陪伴父母维 权。我始终相信法 律的天秤是公 正的。相信天理存在。



        合法口粮地被卖被占  我们妨碍了谁

    2016年8月25日,威高集 团持73号国土证(该证2013年已注销),以排除妨碍为案由,把我生存在自家口粮地上的父母起诉至威海市高区法 院。2016年11月17日,威海市火炬高技术产业开发区法 院作出了(2016)鲁1091民初1730号判 决书,判 决返还土地、限期搬离。2017年2月10日,威海市中级法 院作出(2016)鲁10民终2767号判 决书,维持原判。
    然而,我们诉威高集 团土地证违法,威海中院以没有利害关系裁定驳回。我们的土地莫名其妙的在威高集 团的土地证范围内,却没有赔偿没有任何说法,还需要怎样的利害关系?
    当地政 府征 地分文未给我们补偿。我们在自己的土地生存,而之后来到的买地企业一一当地最大的企业威高集 团却能拿着一个注销的土地证起诉我父亲,而且还能赢了官司。威海火炬高技术产业开发区法 院以排除妨碍的名义判 决我作为一被征农户,返还土地!返还土地?我们的口粮地,被人卖了,被人占了!我们妨碍了谁?




          征 地补偿分文不给  却遭“强 制执行”

    2017年4月26日,我们的土地和房屋,在威海市火炬高技术产业开发区法 院副院长王某刚,执行院负责人于某亭,政 法委副书 记、初村镇原书 记李某的带领下,数百名身着制 服人员、威高集 团农 民 工,在我们的土地上进行了貌似合法的强 制执行。
    家里养的羊,猪,狗,鸡、鸭、鹅,被这些人拧着脖子带走了。家里养了多年的狗,父亲宠爱的路路,在他面前,被这些人用棍 子狠狠地打死了。很惨,路路的眼睛一直睁着,眼睁的大大的,愤怒的,无奈的,悲伤的,死不瞑目!
    还有些羊和鸡鸭跑了,四散在山上的树林里,这山上的树林是我父亲叫行承包的。推土机,装载机,挖掘机已经把房屋夷为平地。家园不再。
    另外一边,10多名穿着制 服的人员围着我,推攘着抢夺我的手 机、车辆钥匙。开走了车辆,翻阅拷贝所有诉 讼材料。然后强行给我拷上手铐带走了。没有任何手续。而理由,开始则称是我使用录像功能。正常的公开执 法,法 律是允许录像留证,他们在担心什么呢?后又改口说我在推攘过程中伤了法警,10多名身着制 服人员围住一弱女子抢夺东西,谁在伤害谁。请把现场录像公开!
    这一天,是2017年4月26日。在阳光 明媚的春天里,我的心里却在狂风暴雨。我,仰望苍天,眼里布满泪水。
    我一直认为,活着,靠自己辛勤的汗水和努力的坚持就行了,今天,我认为不行。法 制社 会的公 理在哪里?我的家乡,我的大威海!到底是谁妨碍了谁?!

            向被征农户主张权 利  威高集 团不适格

    作为失地农户,我父母使用土地在先,当地政 府征 地在后,根据国 家土地相关法规,也严禁毛地出让。
    作为土地受让企业,威高集 团起诉被征农 民排除妨碍,诉 讼主体本身不适格。我父母作为集体土地的合法权益人,自2005年至今生活在该土地,而政 府土地征收是在2011年。征 地程序未尽,即便威高集 团持有政 府2012年颁发的土地证,因口粮地及地上附着物等并未经合法程序由政 府征收,所有权仍属我父母。
    同时,我父亲通 过叫行承包了树木,基于附着物与土地的一体性、不可分割性之特性,合法拥有相关附着物之占有、收益、处分等权 利。
    威高集 团向被征农户主张权 利是不适格的,即便是主张权 利也应当向颁发土地权属证 书的相关部门主张。威海中院和高区法 院支持了威高集 团的诉 讼请求,则是替行政管理部门摆脱了拆 迁征 地应尽的责任与义务,无视失地农 民获得征 地补偿以保 障生计的法定权益,涉嫌纵容征 地程序违法,破 坏了正常征 地秩序,激化了社 会矛盾。

        法 院工作人员介入政 府行政事务  涉嫌违规

    经历了这些后,我开始有很多的不明白。我不明白,法 院工作人员不能介入政 府行政事务,而高区法 院初村法庭庭长宋某刚,早在诉 讼之前与李某一起到我家,就参与了此次行政事务。在初村镇政 府主持召开的听证会上,初村镇法庭审判员徐某超也赫然坐在席上。而宋某刚和徐某超则是排除妨碍案的审判长和主审法 官。
    我很不明白,法 律面前人人平等,到了我们这边就不行了?在我们提起土地证违法的行政诉 讼后,对威高集 团诉排除妨碍案提起了中止审理申请,高区法 院置之不理;因威高集 团施工毁坏我们的承包树木,我们提起诉 讼,高区法 院则中止了审理;2017年3月,我弟 弟作为口粮地的权益人之一,提出了的执行异 议申请,高区法 院不予受理,对书面申请无任何回 复。
    2017年10月9日,我通 过邮政EMS 邮寄起诉状,10月10日高区法 院单位签收章签收,在迟迟未收到回 复时,我于10月27日,多次电 话询问高区法 院立案庭工作人员是否收到起诉状,工作人员答复“立不立案都是领 导决定”、或“不清楚”、“不知道”,直至10月30日我进行投诉后,才被通知立案,而理由则是“工作人员休假刚上班”。
    还有很多类似事项,说多了连我自己都会失去生活的信心。如此肆意剥夺被征农 民应有的权 利,损害司法公 正的行为,实在罕见!

           坚信正义也许迟到  但不会缺席

    司法干预行政,行政则不作为。威海当地政 府对我父亲通 过村两委叫行承包的树木,不予清点,不予补偿,百般刁 难。威海市林业部门称此处是公益林区不准采伐,而威高集 团有限公 司却在公益林区爆破施工,大肆毁坏属于我家的树木,举报却不予查处。               
    老百 姓靠田耕耘,靠地吃饭。作为农 民,土地是我们赖以生存的唯一来源。土地是农 民的命 根子,是解决农 民吃穿问题的根本。国 家给予我们的是失地补偿,但也仅仅是我们赖于生存的口粮地换来一次性补偿。对于老百 姓来说,征 地补偿安置款无疑是作为开启新生活的唯一经济保 障,也是征 地后的唯一财产。赖于生存的土地不在了,征 地安置补偿的合法权益无处维护。百 姓怎么活?
    2017年2月,我已向山东省高级法 院申请了再审,也提了其它相关法 律程序,有的复议程序走到了国 务 院,目前尚没有任何消息。
    已经是2018年3月份了。我不知道以后会将如何,父母也担心我遭受报复。我坚信公义和天理。正义可能会迟到,但绝不会缺席!我会坚持! (山东威海:纪晓岚)

原标题:我的大威海,到底谁妨碍了谁? 女硕士辞去高管为父维 权
来  源:新网在线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花椒网会员注册

联系站长|Archiver|花椒网 ( 陕ICP备11013982号-1  

GMT+8, 2018-9-22 11:48 , Processed in 1.122064 second(s), 21 queries .

Powered by Discuz! X3.2

© 2001-2012 Comsenz Inc.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