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收藏本站

花椒:花椒的作用,花椒价格-花椒网

 找回密码
 花椒网会员注册

QQ登录

只需一步,快速开始

搜索
查看: 389 | 回复: 1

任丘:一霸道村主任的违建“王国”之威

[复制链接]

主题

好友

2102

积分

金牌会员

发表于 2018-6-1 17:44:57 |显示全部楼层
  个人买卖耕地,非法占地,又强迁强占村 民坟地,并挖地毁田堆土筑墙,违法阻截通道出行,大兴商品楼违法开发建设之手段多变而恶劣……
  这事,就发生在离“雄安新区”不远的河北省任丘市辛中驿镇前台基寺村。
  大兴商品楼违法建设开发,名义上声称是村委会投资建设,但实际上被指是村主 任独权之为。
  日前,媒体接到该村村 民对上述情况的投诉反映材料后,即赴实地进行了采访。
  “收 购”耕地,村中疯狂冒出“黑小区”
  据村 民 反映,耸立于前台基寺村内的这一占地面积50余亩的商品楼——“前台小区”破土动工于2015年。
  “当时有人听说‘雄安新区’马上就要规划了,所以周边一些地方就抢夺先机,独自搞起了各式各样的‘商品楼’开发,原有每平米几千元的房 价一下了翻倍的上涨,以其牟利。”小区的一位知情者向记者透露,“该小区原计划建6栋楼,每栋楼为11层,每栋楼三个单元,一梯两户,下有配套车库,每栋楼可供销 售房60多套,利益相当丰富可观啊。”
  “这个所谓开发的商品楼小区叫‘前台小区’,总占地面积有50亩,目前已建成了4栋楼,还有2栋楼一直在伺机待建中。”另一位村 民补充道,“但该小区实际上就是个人违法建设的,我们当地人都称它为‘黑小区’。”
  而对于该50亩商品楼开发建设用地的来源“是村主 任李文坡花低 价收 买的村 民耕地”的说法,也得到了其他几位村 民的证实。
  “李文坡一开始弄来的土地,都是利 用其村主 任的职务之便从村集体中以每亩四五百元的低 价钱以租代买获取的,名义上为转承包,而实际上一直到现在就成了他个人任由开发的私人田了。另外,还有部分土地也是他依仗其村主 任的实权,将村集体的数亩低洼闲置地填平私自占有的。为了抢夺先机开发这商品楼,他竟然还向一村 民小组一下子购 买了20亩土地。”李 明山(化名)激动地说,“这是什么背景的人才做得到啊。”
  “开发建设了三年,什么立项审批手续都没有,却没一个部门予以处置过。”李铁(化名)指点着突起的高楼愤愤地说,“村主 任在村任职有二十来年了,其族系势力加上其周围人脉关系特别强大,所以村 民党 员对此现象均是敢怒不敢言。”
  “明明是耕地,怎么到了他村主 任的手里就变成了商业开发用地了呢?!”边强生(化名)质问道,“给村 民如此低 价的土地钱,他们就打着某种旗号在众目睽睽之下,为 所 欲 为地开发了。现在已有4栋楼总计260多套新建商品房及配套车库炙手可热,几乎全售罄入住。据初步估算,仅这已建成出 售的4栋商品楼销 售额上亿 元。”
  仗权蛮横,筑墙夺坟搞开发再造事端
  在大家的眼里,村干 部的如此违法占地开发已经被认为是奇葩了,但村主 任为了达到如期全面开发的目的,既然连村 民的祖坟地也不放过,也要不惜一切手段的将其强行夺下来予以占领开发。村 民们赐其名曰“根本目无良俗法纪”。
  据村 民们反映,村主 任李文坡继续开发建设的后2栋商品楼,涉及到了本村村 民家的一大块集中坟地。而有的家族的坟地在此已有百余年之久,几代人的尸骨都埋于此。
  据了解,该坟场共涉及王、李、靳、边等多户人家,密压压有数十个坟头,各户坟地设有坟山子(边界标志),并且通往各户的坟地上都有多条通道。这是多少年社 会良俗延袭传承下来的固定的祭奠场所。
  但村主 任李文坡为了开发非要占用该坟地,而涉地村 民不同意。因为你李文坡没有征 地开发审批手续,与我们村 民有何相干,且凭什么依据如此这般逼人迁坟让地?
  长时间的僵持不下,李文坡后两栋商品楼的开发就受到了致命的影响。
  李文坡干脆将坟地与已建成的楼 盘区围起来,四周建成了砖质高墙,让不迁移坟地的村 民无法进出。这高墙一围,也将多户村 民家进出坟地的通道占了,还包括一条集体公共街道。
  这也是逼向村 民迁坟让地的一步狠招。
  “但李文坡恰恰就把我们家上百年的祖坟地围在了他的小区大墙里边了。我们李家也就这样被李文坡顶在了枪口上。”村 民李国忠十分为难但又百思不得其解地说,“我问李文坡你为什么这么干?李文坡却称他已经是买下了这块土地的。我问他你何时买的?你钱交在哪儿呢?另外,迁坟让地也要经家族里的几家人商量同意了才可迁坟,你与我们家族里哪位商量过了?再说,往哪儿迁?这么大的祖坟随便迁个地方再埋上,按规定乡村能同意吗?你这叫有统 一乡村规划的吗?他李文坡听了转身就走,根本不理会我们村 民在说啥。”
  李文坡之后在小区围墙的东南侧开了一小门(该小门平时被他们一直用铁锁锁着的,外人根本就进不去,实为其施工通道),偷偷地搞第5栋商品楼的开发施工,并且不知何时已经将地基都打好了。
  “但有村 民传讯来说,现场施工取出来的泥土像小山头一样层层堆积在我家的祖坟周围,坟地中间形成了一个深深的坑洼地。我们急忙赶到现场予以制止,并自己花钱叫车平整了坟地。”李国忠说,“这也欺人太甚了,简直霸道到了极点。”
  时至2018年清明节即将来临之际,李文坡见村 民李国忠的家族仍没迁坟让地,便又采取了一极端疯狂的行为,再出新招——乘李国忠南下外出办事不在家中之时,突然组 织十来个泥匠工,在原建成的4栋商品楼与南侧的李家坟地之间,再度横筑起一道长约200米(小区宽度)、高近2米的死实墙,以彻底阻截和堵死李家清明节到期上坟的必通之道。
  辅警称“推 墙事 件”为刑案,要抓人与赔偿
  李国忠闻讯赶回来时,只见砌墙现场中间只差二三米宽的墙口还没合拢。
  “我问李文坡再次截路垒墙目的何 在?他还坚持说这地是他买的,连坟地都买下了,他爱怎么建就怎么建。我说你李文坡说话得拿出真凭实据来,你买地手续在哪里呢?我家祖坟可是有坟山子(边界标志)的,现在虽然被你用水泥地盖上了,不信我们开车上坟用挖掘机挖给你看。”李国忠告知李文坡,你爱怎么建我们管不着,但你再不能这样妨碍我家的祖坟了,你做事不能绝人后路。
  李国忠说完,给其侄 子打电 话让开台车上坟地来挖坟山子给李文坡看,但李文坡等人挡着车和人不让过墙口进。争执中,挖掘机碰到了现场在建的墙体而引起局部倒塌。
  “李文坡报警。镇派 出 所一名自称姓崔的辅警随即打电 话找我,传讯我到派 出 所做笔录材料,竟声称我们涉嫌故意毁坏财产罪,要我们赶紧找李文坡主动认错协商赔钱,否则要抓人判 刑。”李国忠从辅警那儿出来,他说他“实在是想不通,明明是李文坡违法占地开发,又截路筑墙非法侵害他人的合法权 利,怎么李文坡的非法行为和做法非但没有得到政 府机 关及时公 正有效的制止与处理,却把我们当成了故意毁坏他的围墙财产的罪人要抓起来呢?”
  李国忠迫于压力,甚至向李文坡当面进行了赔礼道歉。但“李文坡反过来仍逼我何时迁坟让地?你这坟地要多少钱,我给你150万怎样?”李国忠被李文坡财大气粗的气势吓坏了。李国忠说,“而且他李文坡请了有关人员过来也这么对我说。我们未搬坟地不是因为为了要钱,也从来没提过一个钱字。他给我砸重钱,你说我们敢要吗?”
  之后,崔辅警在一个多月的时间里,五六次打着派 出 所的名义打电 话给李国忠,传讯李国忠到派 出 所与村主 任李文坡当面商谈赔偿迁坟事宜。但谈了几次都没成功。
  2018年5月7日,村 民李国忠再次被传讯到镇派 出 所,要求先予解决村主 任李文坡方的关于“推 墙事 件”的损失赔偿,这次被传讯去派 出 所的还有当时开挖掘机想上坟挖坟山子,而在争执中被拦撞倒围墙的李国忠的侄 子李伟。
  李国忠称:“这次我去派 出 所懂了,一个辅警没有执 法权。有人说没有像他这么办事的。公 安机 关应该会明察秋毫,明析事实真 相,公 正办案的。如果说李文坡要涉及到所谓赔偿的话,这也只是一个民事纠纷。所以,我到了派 出 所后当即提出了崔辅警必须回避的声明。”
  但没想到的是,李国忠与侄 子李伟一去,被整整关了22个小时,到第二天午后才被双双放出。
  “人家为了抢夺先机,搞违法占地开发,又非法截路筑墙侵害他人通行权,强行抢夺他人坟地,而我们老百 姓无权无势,却遭来如此倒霉之事,这王 法在哪里?!”村 民李国忠站在村中的大地上,指着青天发问。
  采访:多方监 管失职导致“灯下黑”?
  “前台小区”两年来何以一路绿灯开发建设至今?被村 民戏称为“黑小区”的开发建设项目到底有没有合法的立项报建审批手续?前台基寺村到底有一个什么样的内 幕?如此“买卖”土地、耕地变商业用地合法有效吗?相关主体职责部门的日常监 管是否失缺呢?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主题

好友

2102

积分

金牌会员

发表于 2018-6-1 17:45:24 |显示全部楼层
 记者在实地采访中了解到,前台基寺村共有人口1000人左右,人均耕地只有0.9亩,人们的生活状态非常艰辛,收益一般。在当今形势下,百 姓赖以生存的命之耕地可谓珍贵又至珍贵。
  但是,当前几年“雄安新区”大战略建设宏图确立以后,远在外围的如任丘市等周边县市村镇的房 价一夜之间成倍地翻涨,一些地方的楼 市开发,无论是有规划的,还是违法抢占的,都成了商人 权 势们的眼热项目,大有有机可乘之势。前台基寺村内占用大片良田施建的“前台小区”就是在这种情况下冒然而生的产物,也是许多损公肥私、借机敛财的典型代 表。
  前台基寺村土地的乱占乱用现象明目张胆。以村主 任李文坡为首开发的“前台小区”的土地来源,主要就是从村 民手上买来的大片耕地。为了李文坡开发商品楼,村支书召集了一次所谓的党 员会 议,就将一个村 民组20亩的土地“卖”给了村主 任李文坡。李文坡因为投资建设而又需用地,村里的数亩果园地及四五亩闲置地却又被其“买”走占领了。对于村有集体土地的出让,村支书一句话就如此指定成交,还对在会人员说“此地就留给李文坡了,不用公开招投标”。
  村 民们说:“我村的许多事非常稀奇,村支书与村主 任的关系十分微妙。”
  据反映,该村村支书与村主 任二人都在村上先后任职十六七年以上,而村支书与村主 任的职位两个人“轮换调岗”,几乎每三年一届轮换当村支书与村主 任执掌村中工作,已经持续多届了。这种“有趣”的现象虽还有待求证,但村 民说这种如此默契与独 立独行的配合方式,足以可见一斑。目前开发出来的小区“五证”不全,户主交了钱买了房办不了房产证成了一块终生的心病。
  私自随意变更村集体耕地开发小区如此,村干 部为亲属“谋私”的手法也无处不在。如村委原有多家“五小”企业,随政 策规定被叫停关闭后,既然有人将该关停取 缔后的数十亩厂地给了李×刚,其又开起了国 家明文禁止的污染企业——镀锌厂,巨大的污水屯积深坑给当地环境带来了严重影响,村 民指质纷纷。据村 民 反映,村中有150多亩土地被人靠关系乱占乱用,造成众多耕地无法耕种或无地耕作。
  土地被占被用被开发,名义上村里都是收钱的。如卖给村主 任李文坡开发小区的20亩土地每亩价为170000元、未招投标指定出让的近十亩果园地及闲置地计23万元等,村 民称均不知钱款去向。村中十多年未公开过集体财务账目。以村主 任李文坡开发的“前台小区”,其商品楼百分之九十多都卖给了外村人,与村委和百 姓到底有何关联?村主 任李文坡为了强占土地开发,而逼人迁坟让地所示的一掷千金的150万元的财气究竟从何而来?这是村委会的开发吗?
  前台基寺村村主 任李文坡在回答相关媒体采访时说“要什么开发手续啊,没手续”,“我们也想审批,但上级部门不给批”,“农村盖楼就这样,都没手续”。可见身为一级基层村干 部的政 策法 律观念与意识是如此的淡薄而漠视。记者问村地如此买卖又占地开发,村委会现在有多少收入或存款呢?李主 任又直言:“房子虽然算着挣钱,但想不到花钱的地方太多,所以村里没有存款。”
  由此“想不到花钱的地方太多,所以村里没有存款”一说,前台基寺村至今成为了一个财务不清、占地乱作为的问题焦点村。
  针对前台基寺村“前台小区”的开发,前台基寺村所在的辛中驿镇土地所李所长对于记者的采访,却是一副沉默之状。
  辛中驿镇镇政 府的办公室人员告诉记者,辛中驿镇土地所不在镇政 府内,其驻地而是在张刘庄工业区内,离辛中驿镇镇政 府有十余里路之远。
  张刘庄工业区沿路几乎是一家挨着一家的建材企业,厂房建设密密扎扎,多段马路坑洼不堪,热闹中透着繁乱。而辛中驿镇土地所的办公小楼上“国土资源”四字的巨型牌子,却只剩下“国土资”三个字,而没有了“源”字;其办公室内简陋脏乱,办公桌上、地上散扔着烟头与废团纸。记者来到土地所见到了两位工作人员,向他们讲明采访来意后,两位工作人员称李所长下乡搞突击“折违”去了,但不愿给李所长打电 话报告记者来此采访的情况。记者之后两次致电李所长,李所长未接,后记者发信息告知李所长采访内容,但记者等了一个小时多,直到五点半土地所人员下班,李所长始终未出现身影,也未予回 复任何一个字。
  据了解,对于“前台小区”开发和“推 墙事 件”,李所长都是知情的,并且还参与了前期对“推 墙事 件”的赔偿协调。为什么作为一位在该土地所长期工作的所长,应由其履职管辖的事,竟然对此问题一声不吭而避而不谈呢?为什么又在“前台小区”的现场,至今不见如何处置的踪影?
  作为土地主要监 管部门的任丘市国土局,其办公室负责人认真地接待了记者的采访,并将相关材料转交了国土局执 法大队予以落实。但五天过去了,截止发稿日,国土局仍没有给予回 复相关具体的调处情况。因为,国土局的意见是仍由辛中驿镇土地所的李所长负责予以“该答复的必须答复”。
  何以将球又倒踢回原地?难道至此,土地监 管责任主体的任丘市国土局面对“前台小区”的开发建设之事,也一直不明真 相吗?
  今年以来,当地违法乱占乱建现象集中爆发,引起了上级及有关媒体的普遍关注。2018年4月5日,任丘市人 民政 府发出了<任丘市人 民政 府关于严厉打击违法用地建设的通告>(任政告〔2018〕40号)。辛中驿镇前台基寺村村 民 反映的“前台小区”涉嫌违法占地开发建设之事,何时会有一个公 正而及时的调 查结果呢?
  媒体将予以继续关注。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花椒网会员注册

联系站长|Archiver|花椒网 ( 陕ICP备11013982号-1  

GMT+8, 2018-10-19 23:58 , Processed in 1.128064 second(s), 20 queries .

Powered by Discuz! X3.2

© 2001-2012 Comsenz Inc.

返回顶部